一组枯花

syoi 提交于 周三, 11/18/2020 - 15:39

时近六月,太阳已经很烈了,蔷薇花依然迎着太阳开放。果然,不少花已经被晒干。

早上路过,看到枯花,想到青春已逝的人们,就像拍几张纪念一下。

前几年曾经很流行中老年婚纱照,满脸皱纹和收不回去的肚子,套上燕尾,披上白纱,脸蛋子画的红扑扑,一切年轻的扮相遮不住苍白的头发和岁月的痕迹。

可能对于本人来讲,用这样的方式追忆逝去的青春意义非凡。有首歌唱得好,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。

青春是怎么追也追不回来,倒不如把它留在脑海,闲下来慢慢回忆慢慢品。

如何优雅地老去

syoi 提交于 周四, 11/12/2020 - 11:39

感觉蔷薇科的花期很长,四月左右开始零零星星开起来,一直到六月,就算阳光渐渐强烈,也有一些努力不懈的,直至被太阳烤焦。

说起美丽的花,总能想到美丽的女性。以现在的观念,小鲜肉什么的也可以用花来表现了。花就像最美的那一段青春。

看着这朵被太阳烤焦的花,我想到了青春过后的美丽。花瓣边缘的形状已经枯萎,颜色已经泛黄,但仍旧精神矍铄,炯炯有神。

这朵花虽然老去了,但依旧优雅,我依然能看到它青春的模样和精彩的过往。谁都逃不过时间,不管多么美多么精彩,都要老去,都会过去。

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惋惜和伤感。

但生活依然要继续,与其对过去念念不忘不如正视现在,优雅地生活下去。每个阶段都有美。

我该如何优雅地老去?

国家博物馆

syoi 提交于 周四, 11/12/2020 - 10:02

2019年6月有个端午三天假期,带孩子走一趟爱国主义教育旅行。真实感受一下平时只能在课本上看到的升旗,人民英雄纪念碑,人民大会堂,天安门。

这是国家博物馆出来的时候拍的。外面的蓝天白云,隐约可以看到的人民英雄纪念碑,和隔在中间的这些博物馆的柱子门窗组成的规则的横纵线。看到这些,心有所感,赶紧拍下来,记录一下。

界线

syoi 提交于 周一, 11/09/2020 - 20:23

早上送孩子到辅导班,看看外面太阳很好,突然想带上相机。送了孩子,到对面公园里走了走,发现这个地方。刚好是我爱的逆光,人的头发和肩膀会被亮光照耀勾勒出轮廓。在相机里面瞄了一会儿,发现了这个地方。左边是大自然的秋景,右边是来来往往的行人,中间的一棵黑色的树把它们分开。感觉是不是有点意思了?等到构图和光线都好了,人不见了。于是架着机器等待。很幸运,两个人擦肩而过。

公园里面玩的孩子

syoi 提交于 周一, 11/09/2020 - 11:16

在咖啡街区,这个后来才知道名字的街心公园。当然少不了孩子们来玩。

滑板车应该是现在小朋友们的标准配置。爷爷奶奶带着小朋友,有了滑板车会轻松不少。孩子要求抱着走的时候,可以把孩子放在滑板车上走,而且小朋友也喜闻乐见。

想拍一个小朋友在公园游戏的场景,直接拍孩子千篇一律了。当我看到这个滑板车在树林中独自等待他小主人的时候,我觉得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?

多云天气树林里稍微有点暗,刚好有白色云石做成的河流迂回绕过。红色的滑板车在等待。

公园铁马

syoi 提交于 周一, 11/09/2020 - 11:06

邻居的姐有一套闲置的房子想做民宿旅店,让我去拍几张照片做广告。拍了一上午意犹未尽,下楼发现附近一个街心公园基本完工,就想找点有意思的地方拍一下。

第一眼就发现这个非常现代的雕塑,用铁骨焊接的一匹马。镜头是用了stm 50mm f1.8,稍微有点紫边。所以感觉画面不纯净。内容只放一匹铁马是不是有点单调?所以找到了一个漂亮的草原配它。有个小瑕疵就是花圃里凸起来的管子。多云天,等了一个漫反射的时刻按下的快门。

这个地方后来我才知道,名字叫咖啡街区。

如有神助的红色

syoi 提交于 周一, 11/09/2020 - 10:56

听说千年古刹的银杏叶落很美,大家都赶来观赏。

拥挤的人群中,就算想拍什么,干扰都没办法避免。这张照片拍摄之前,试拍了几次,银杏叶的黄色都感觉不对,直到无意中让右边的红色进来。有了这点红色,所有部分的颜色像暴风雨夜里迷茫的水手突然看到了灯塔,迅速各归其位摆正航向。

有个意外是放大照片才注意到的,就是银杏叶间隙中出现的女孩。拍的时候真的没注意到,居然有人能到达那个人迹罕至的地方。以至于后来细心的观众调侃我拍摄目的不纯。好吧,她也算是偶得的亮点。感谢她在那里。

彩色的树

syoi 提交于 周一, 11/09/2020 - 10:48

秋天早上九点左右,想在院子里拍点什么的时候发现了这棵树。一棵树上可以有这么多颜色的树叶,加上那一缕光投射过来就更斑驳陆离。以亮叶子为基准曝光,后期再把暗处稍微调亮一点。这样处理一下,亮处颜色不偏,暗处细节依然在。我想留住的暗光黄色绿色叶子,亮光黄色绿色叶子,底下红色的叶子,以及左下发亮的草坪都能大致还原。场景内容太多,不能兼顾,所以要选出重点是哪一个,就专心照顾哪一个。

如果可能的话,背景虚化再加深些,可能感觉会更好些吧。

千年银杏

syoi 提交于 周日, 11/08/2020 - 21:22

秋天经霜的银杏树叶会变成金黄色。听说南山附近有一座寺庙,是唐朝时期的古庙,里面有一株银杏树是老树,有千余年了,这两天大家都去看,我也去凑个热闹。中途听到说持身份证门票免费,心中一紧。

快到目的地,还有三百多米的时候,我的担心成真了-来观者众,队伍排了两百多米。既来之则排队,我们三个人满满往前挪。

到了近前,树是被栅栏围起来的,栅栏外人山人海,根本没办法拍照。栅栏里有位僧人,戴个斗笠拿把扫帚,估计是为了配合此时的风景吧。

随着人流往前走,到了最后一点路的时候,发现有个小伙子穿过栅栏在拍摄。等他拍完,我也赶紧到同样的位置,拍下了这张照片。时间仓促,光线没有调好,整体也有些模糊。好在多做些后期,补救回来一些。

现在感觉,网红打卡地,慎重。

黑郁金香

syoi 提交于 周日, 11/08/2020 - 21:21

植物园迁新址了。多年前植物园就开始从荷兰引进郁金香,起初非常轰动,大家都来看都来拍,过了几年,看得人渐渐少了,我就有机会了。

新的植物园在旧址的西南方向,我去的时候还有许多设施没完工,但是郁金香已经有了。白色,粉色,红色,品红色。这种黑色就比较少见了。说是黑色,实际上是深红色,只不过红色太深导致看起来像黑色。

去的那天阳光很好,所以一直到傍晚光线稍弱些才拍的。拍花,最好是阴天,漫反射光,柔和均匀,即使有阴影,也是淡淡的。如果光线比较强,可以考虑我这种拍法,让光透过花瓣进入相机。尤其是郁金香这种大花瓣花种,花看起来通透纤薄。是另一种味道。老同学说这是灯笼效果,很贴切。